巴彦淖尔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

2020年08月29日 16:43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告别封闭式发展,中介需要扩宽规模

人员流失,是房屋中介行业最头疼的问题。房屋中介行业靠的就是经纪人拓展房客源数量,增加成单量,人员的流失会直接影响到房屋中介的收入问题。全国各地的中介门店每天都会有人员流失的情况发生,留人难不只是某几家店的问题,而成为了整个房产经纪行业的一种通病。尤其对于那些规模中小的地方性中介而言,人员流失已成为一种痛疾。追究原因,自然是与经纪人自身的收入有关,面对大型品牌房屋中介的冲击,中小中介的资源有限,业绩受影响,人心自然浮动。同时,中小中介缺乏系统的管理体系,文化向心力以及团队合作思想,当业绩波动时门店抗风险能力有限,经纪人也很难下定共患难的决心。归根结底,用一句话就能概括:鱼大了,池子还是那么小,自然什么也留不住。仅仅靠“感情”是无法留住人的,毕竟出来上班都是要赚钱养家糊口的,有收入才是保障员工稳定的最佳方法,所以想要留住不断成长的“鱼”,“池子”也得不断拓宽自己的大小。中小中介面临的困境始于规模,想要扩宽规模,告别封闭式的发展,选择加盟一个可靠的大品牌,显然能起到对症下药的作用。告别传统加盟模式,租客网率先提出合伙人的加盟制度,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租客网表示要把并购,AB股,加盟三方面结合起来,创造出一个全新加盟模式,完全不同于传统加盟模式的金融并购型利益共同体。这意味着加盟租客网,租客网不仅助力你发展,更是成为了租客网的一份子,共同努力,共同奋进,共享收益!加盟租客网,享受租客网平台的资源,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走的更高,更远!

2020年09月02日 11:27

2019年硅料硅片龙头企业财报:单晶全面反超,隆基中环领跑

IRENA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新增光伏装机30.1GW,全球新增光伏装机97.1GW,较2018年同期增幅变窄,产业链各环节集中度进一步加强,整个光伏产业对于中国庞大产能的依赖度也越加明显,具体到硅料硅片环节更是如此。根据CPIA数据,截止到2019年底,我国多晶硅产能达到45.2万吨,产量34.4万吨,同比增长32.0%,占全球总产量的66.28%,硅片产量134.6GW,同比增长25.7%,占全球产量的98%。2019年年我国各光伏产品出口总额约207.8亿美元,硅片出口额为20亿美元,出口量51.8亿片(约27.3GW)。硅业分会的数据显示,在硅料环节,2019年我国多晶硅厂家减少到13家,其中产能达到万吨以上的有保利协鑫、新特、大全……等10家企业,这10家产能共计40.9万吨/年,约占国内总产能的94.5%,头部集中度加强,价格较为平稳,整体小幅下滑,多晶用料价格下滑幅度大于单晶用料;硅片环节也是如此,产能超过2GW的企业有中环、隆基、阳光能源……等9家,9家产量占比达到85.5%,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单晶市占率上升,单晶硅片占比达到惊人的65%(2018年这个数字是45.9%),单晶硅片价格稳定,价格中枢在0.369美元/片,多晶硅片由于需求偏弱,全年价格跌幅达到23.3%,单多晶价差呈扩大趋势。一句话,2019年单多晶占比实现历史性扭转。这一整体趋势,对身处其中的企业龙头影响深远。我们在已经披露2019年财报的企业中,挑选了3家硅料龙头(保利协鑫、大全、新特)3家硅片龙头(中环、隆基、阳光)进行财务比对,希望能够给过去2019年一个清楚的认识。隆基中环顶起硅片的半边天隆基、中环、阳光能源三家都是硅片企业,更确切的说都是单晶硅片供应商。基于2019年单多晶占比反转,单晶硅片全年需求强劲,各家都有扩产计划,不同的是有的新产能已经在报告期内投产,有的则没有,而这对于报告期内考核对象业绩表现有决定性影响。报告期内,隆基营收328.97亿元,在三家硅片企业中居首,中环营收168.87亿元排名第二,阳光能源营收44.26亿元排名第三。在营业成本的比对中,出现了跟营收比对完全一样的走势。隆基因为出货猛涨而带来了生产、经营及销售成本的大涨,233.89亿元高居三家硅片龙头经营成本之首,中环以135.96亿元排名次席,阳光能源40.84亿元排名第三。毛利率方面,隆基28.90%毛利率最高,中环19.10%居中,阳光能源2019年全年毛利只有7.70%排名最末。隆基股份4月22日隆基股份发布2019年财报,报告显示,隆基实现营业收入328.97亿元,同比增长49.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8亿元,同比增长106.40%;基本每股收益1.47元,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23.93%,资产负债率为52.29%,在行业内处于低位。报告期内,隆基不仅迎来了单多晶占比的历史性扭转,也于年中迎来了期待已久的千亿市值。报告显示,2019年隆基单晶硅片产能达到42GW,出货65.48亿片,对外销售同比增长139.17%;单晶组件产能达到14GW,全年出货9.08GW,同比增长28.39%,其中组件海外出货4.99GW,占总出货的67%,同比增长154%,一改之前国内出货占大头的局面。报告期内隆基新推出166mm产能生产效率相较以往提升达35%以上,拉晶环节非硅成本同比下降25.46%,影响深远。中环股份4月18日,中环股份发布其2019年年报。报告显示,报告期内中环实现营业收入168.87亿元,同比增长22.76%,实现归母净利润9.04亿元,同比增长42.93%,归母扣非净利润6.2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98.38%,经营性现金流净额25.07亿元,同比增长46.80%。截至2019年末,中环单晶硅材料二、三、四期及四期改造项目年产能合计达到33GW,超过设计产能50%以上,五期项目建设有序推进,已进入调试生产阶段,项目完成后,公司晶体产能将优化至85GW。中环太阳能硅片全年销量达到51.44亿片,同比大幅增长76.19%。报告期内,中环发布颠覆性产品210mm尺寸光伏硅片,有望提升全产业链通量型生产环节效率,降低制造成本,形成大硅片210、166对抗阵营。阳光能源3月13日,阳光能源发布其2019年财报称,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对外总出货量4.13GW(2018年这个数字为2.80GW),收益由约人民币40亿元增加为人民币44亿元,成长幅度10%,取得亏损约人民币3.34亿元,比较2018年年度亏损约人民币2.21亿元上升。对于亏损上升的原因,阳光能源认为主要由于云南曲靖新建低本高效的单晶硅棒与硅片产能调适及原辽宁锦州生产基地既有产能设备持续进行技术改造,导致新产能未大量投产旧产能未达产所致,经济规模优势未能充分显现。硅料环节协鑫体量大大全不愁卖硅料环节的3家龙头的景象也各不相同。协鑫因为多年押注多晶,无法及时响应市场对于单晶的强烈渴望,负担过重,导致年内盈利大幅度下滑,而一向稳健的新特和大全则完全不同,尤其大全,来自下游客户的说法是“一向价格高品质好“,在对手竞相压价的大环境下一枝独秀。2019年保利协鑫净利润-13.03亿元,在册的3家硅料企业里排名第三,大全报告期录入净利润1.9亿元排名第二,新特以4.23亿净利润排名第一。在总资产的比对中,老大哥保利协鑫以1015.3亿期末总资产排名第一,新特以417.05亿在总资产的比对中排名第二,大全期末总资产录得83.81亿元排名第三。总资产周转率也是财务指标中的重要一项,它指向的是公司资产的实际使用效率。在这次比对中,大全以29.14%排名首位,新特20.91%居中,保利协鑫18.96%排名第三。保利协鑫3月30日,保利协鑫发布2019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保利协鑫收益达192.5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跌6.4%;毛利约46.78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跌7.0%;股东应占亏损约1.97亿元,较2018年同期减少71.6%。报告显示,保利协鑫收入来源主要来自三个部分:光伏材料业务、光伏电站及新能源业务。其中,光伏材料业务主要为多晶硅及硅片制造和销售。2019年度,保利协鑫光伏材料业务收入127亿元,硅片销售87.9亿元,多晶硅销售23.2亿元,报告期内多晶硅产量5.74万吨,新疆项目一期4.8万吨产能全部释放;硅片产能35GW,报告内产量31.58GW;电站收入4.9亿,截至目前,保利协鑫管理及运营光伏电站装机371MW,其中18MW位于美国,353MW位于中国。新特能源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新特能源收入約87.22亿,同比下降27.64%;净利润4.03亿,同比下降63.65%;每股基本盈利0.34元。报告显示公司收入主要来自多晶硅生产、ECC、BOO三个业务板块,其中多晶硅生产板块收入22.3亿,同比下降33.49%,报告期内多晶硅产量3.7万吨,新项目3.6万吨在技改优化成本,2020年有望达产;ECC板块收入49.86亿,同比下滑33.40%,主要源自光伏风电行业政策影响;BOO板块收入8.29亿,同比增长41.93%,其中报告期内投产的750MW风光电站带来了5.66亿收入,另有1675MW自主运营风光项目将在2020年投产。大全新能源3月11日大全发布其2019年业绩报告。报告称,2019年全年大全新能源多晶硅产量为4.16万吨,而2018年为2.34万吨;2019年多晶硅外部销量为3.81万吨,而2018年为2.25万吨。在营收上,大全2019年持续经营业务收入为3.50亿美元,而2018年为3.016亿美元;2019年持续经营业务的毛利润为8010万美元,而2018年为9810万美元;2019年的毛利率为22.9%,而2018年为32.5%。关于业绩变动,大全认为主要源自年内多晶硅市场份额向单晶硅料的历史性转移。而在公司第四季度的出货中81%的产品由高质量的单晶硅料组成,此外报告期内完成了一个3.5万吨扩建项目,这不仅带来了更高的产量也有效降低了能源消耗,提高了原材料的利用率,并降低了单位成本,应对了硅料价格下滑带来的风险。

2020年04月26日 14:21

深圳繁华地带的租房市场

近期深圳千万豪宅被秒光的新闻不断刷屏!还有“百万喝茶费”、“500万以下的房子基本卖没了”……等等。但与此同时,深圳一些繁华地带的租房市场却是另一番景象。“以前在58同城网上出租房子,信息发出不到5分钟,一定就有电话打进来。现在出租信息发出一天了,居然连一个地产中介的电话都没有。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见。”顾先生说。没有一个地产中介人员询问顾先生的房子,是因为手里积压的房源太多,怎么租出去是个问题。昨日,记者走进糯家的一家地产中介。这家中介点位于深圳南山区一个很大的老旧小区附近,小区内的房子各种户型都有,大多有20多年的楼龄,房价相比周边新小区低两三万,租金也便宜很多。小区虽旧,但地处商业繁华区,周边两三个大型购物中心,交通配套完备,一街之隔是数栋服装批发市场。往年此时,服装批发城内早已客商云集,人潮涌动。今年受疫情影响,很多档口还未开门营业,已经营业的市场里也没太多人,采购商不多。租金低廉、地处南山区中心,交通方便,小区里的房子往年从不愁租。下午三四点,对于地产中介来说,通常是工作人员带客户看房的高峰期。然而,记者走进这家糯家地产发现,不大的办公室里,每个工作卡位上都坐了人。大家看着电脑,随意地聊着天,看到记者走进来,一名中介人员起了身,可听说不是来租房子的,眼神明显暗淡了很多。“现在是肉多狼少,没什么人看房,自然就不出门了。”这名中介人员介绍说,小区内小户型还好出租点,但即便是一房一厅的小户型,目前放出来的房源就有110间多,空置率创了新高。往年,这样的户型很少有房源放出来,放出一间,很快就出租了。即便是淡季,这样的小户型最多也就二三十套的房源,租赁成交大约就有一个星期内。但现在,半个月了,也未必能够有四五个客户看房。“大户型就更不用说了,连咨询的客户都没有。”这位中介人员说,因为交通发达、配套完善,这个片区的房子从来不愁租,无论是打工白领,还是创业小老板;无论是小户单间,还是大户型三四房,买卖交易也很活跃,但现在,复工复产一个多月了,这里空置出来的房源越来越多,租客却不见。这名中介人员无奈地展示给记者看他们的钥匙箱,曾经这里,空无几串钥匙,要么没放租的房源,要么就是提钥匙带人看房。现在这里,挂满了钥匙,“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旁边的Q房网同样是这个情况,这家工作人员透漏给记者一个信息:“小区的公告栏里贴满了房屋租赁信息,旁边经常站着一两个人,那些人是二房东,最近二房东的生意还不错。”据Q房网的工作人员说,二房东把大户型或者整层的小公寓租下来,隔成几个小单间,再次出租,这样的小单间租金1200—1800元,比小公寓还低,最近出租情况还稍微好点。工作生意都没了,还想坚守到底留在深圳的,租金是生活的主要开销,削减这方面的成本,大房换小房,公寓换单间,这样的租客最近不少。“我有个老客户,以前和老婆在对面服装批发市场里做生意,租了好几年的小公寓,月租3000多。上个月退了房子,找路边的二房东租了个三房两厅里的小单间,一间还不到1500元。老婆回老家了,他自己在这里。”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正如上述工作人员所说,记者看到小区内的几处公告栏上,密密麻麻贴满了招租信息。不仅是公告栏里,周边很多商铺大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出租”。记者刚刚走近公告栏,一男子上来询问是否租房。对方表示有单间,大小不一,1000到1500不等,中介费五折。记者问,单间是否很多?对方表示比较充裕,但咨询的人也不少,每天都租出去好几套。“你再转转,好单间就没了。”对方说。虽然具体数目对方不愿意多透露,但显然,正如Q房网的工作人员所说“生意比我们好太多了,我们几天都没单生意。”尽管“退租的房源越来越多,租客不见身影”是整个住宅租赁市场的普遍现象,但业内人士认为,这只是疫情下的暂时状况。从租房的角度来看,对于租房是常态的这群人,大多是处于中低收入的深漂,当疫情来袭,中小企业破产倒闭、社会生产力被迫下降的时候,这些人就成了被影响最大的人。疫情之下,失业人群的数量是平时的几倍,在没有工作、没有生意的时间里,这批人必然会考虑降低生活成本,毕竟这种收入减少、甚至无业的状态将会持续多久是个未知数。但我们同样可以看到,社会还是正常运转,很多企业也还在正常运营,招聘网站上还是有很多职位,猎头也依旧每天都在打电话问你是不是在找工作。不仅仅是深圳,此次疫情会让人们逃离大城市,选择小县城,这其实是不现实的。大批退房现象的背后,我们应该看到,在疫情依然严峻的情况下,还是有很多人也不得不返回大城市。大城市才有广大年轻人的就业机会,这是改变不了的。长期来看,一二线城市依然是人们最好的选择。如果一二线城市部分楼盘,无论是租金还是价格出现大幅回调,长远来看,反而是一种机会。

2020年04月22日 17:38